您當前的位置:

 首頁 > 黨史縱覽 > 正文

周恩來殫精竭慮治水患

時間:2020-03-16 14:51:20    來源:學習時報    作者:陳立旭    點擊

中國是世界上江河湖泊較多的國家之一,也是水患嚴重的國家之一。新中國成立后,周恩來總理特別關注對水患的治理,為此付出了巨大心血。
  “為我們自己和我們的子孫打下萬年根基”
  新中國成立后,長江、淮河發生水災。特別是淮河水災,給淮河流域人民的生命財產造成了重大損失。
  中央把治理水患當作頭等重大事來辦。周恩來與時任水利部長傅作義一起,召集水利專家和財政、物資部門的負責同志,一起制定大規模導淮工程的計劃。
  在研究、落實的過程中,周恩來要求各部門、各地區必須以對人民高度負責的精神,以戰斗的姿態,不講價錢的落實。
  周恩來親自主持淮河流域規劃工作,對治淮計劃進行了修改、充實,再組織專家進行反復研究。1950年10月14日,周恩來主持了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會議,作出了《關于治理淮河的決定》,并于當天發布。在這個決定中,周恩來運用辯證唯物主義的觀點,提出了“蓄泄兼籌,以達根治之目的”的治淮方針和“三省共保,三省一齊動手”的團結治淮的原則,解決了治淮事業中蓄洪與泄洪、上游與下游、近期與遠期、除害與興利等一系列的關系問題。
  決定做出了,下一步就是落實的問題。1950年冬季,治淮工程開始全面實施。在那個缺糧的年代,糧食是最關鍵的物質條件。而治淮工程大部分是土工,主要是靠投入人力。只要有了糧食,就能動員和組織大批民工投入到治淮工地上去,治淮就能順利進行。周恩來抓住了這個關鍵點。在他主持下,政務院召開專門會議,做出決定,于當年11月撥出治淮工程款原糧4.5億斤,小麥2000萬斤。大批糧食的調入,保證了治淮工程按時開工。
  治淮工程開始后,周恩來把大量心血用在了治淮上,可以說,做到了殫精竭慮。他在一次和水利專家的談話中說了這樣的話:“大禹治水,為中華民族取得了福利,中國科學家的努力,一定會比大禹創造出更大的功績”?!盀槲覀冏约汉臀覀兊淖訉O打下萬年根基,‘其功不在禹下’”。
  周恩來正是用“為我們自己和我們的子孫打下萬年根基”的高標準來治理水患的。他深入到治理淮河工程第一線,對每個細節都認真了解,聽工程師們的匯報非常細心,每當發現不一致的地方就再三追問。他還要求工程師們把水文資料加以整編,給制定淮河流域的防洪與水資源開發計劃打下了基礎。此后幾十年,淮河流域沒有再發生大規模水患。
  “好,我來管”
  上世紀50年代,毛澤東在巡視長江時,形成了一個規模宏大的“南水北調”引漢江水補黃河水的設想。這個設想經過科學規劃形成了治理長江、南水北調工程的藍圖。這是當年黨中央抓的最大的水利工程,牽動國家許多部門和幾個大省。1958年2月,毛澤東把治理長江、南水北調的重任交給周恩來。他對周恩來說:恩來,這些問題今后就由你來管吧!毛澤東邊說邊伸出四個手指頭比劃說:“一年抓四次?!敝芏鱽硭斓卮鸬溃骸昂?,我來管?!?br/>  毛澤東要周恩來一年抓四次,實際上,周恩來抓得比四次多得多。就在毛澤東交給他這項任務的當月(即2月)底,周恩來出訪朝鮮剛剛回國,來不及休息,就趕到湖北視察長江三峽。1958年初,周恩來和毛澤東一起研究決定將一份《長江流域規劃報告》拿到3月在成都召開的專門會議上,周恩來為了使這個報告和其他材料更充分,2月下旬親自查勘了三峽壩址。在船上,周恩來聽取匯報,主持討論,仔細研究長江規劃和三峽問題,沿途經歷十多天的勞累,顧不上休息,又于3月7日晚連夜乘火車由重慶趕往成都,出席中央成都會議。在成都中央政治局會議上,周恩來作了三峽水利樞紐和長江流域規劃的專題報告。根據周恩來的報告,中央正式作出了《中共中央關于三峽水利樞紐和長江流域規劃的意見》的決議。這個決議,成為指導長江流域規劃和三峽工程的重要文獻。
  中央成都會議同時決定漢江丹江口水利工程開工。為了迅速執行這一決定,成都會議一結束,周恩來就在湖北召開了有關興建丹江口水利樞紐的會議,確定由王任重主持該項工程,對中央負責,長江流域規劃辦公室負責設計,湖北省政府組織施工。自1966年2月復工以來,在周恩來的親切關懷下,丹江口第一期工程勝利建成了,改變了原來江漢平原三年兩淹的局面,發電、灌溉、航運和水產養殖的效益也十分顯著。
  “不能只求治標,一定要治本”
  周恩來治水患,深有戰略眼光,他把治水患與水利建設緊密結合在一起,著力于制定水利建設的基本方針和任務。
  1949年11月,周恩來親自確定了新中國水利建設的基本方針和任務。水利建設的方針是:防止水患,興修水利,以達到發展生產的目的。水利建設的任務是:依據國家經濟建設計劃和人民的需要,根據不同的情況和人力、物力及技術等條件,分輕重緩急,有計劃有步驟地恢復、發展防洪、灌溉、排水、放淤、水力以及疏浚河流、興修運河等工程。
  為了貫徹水利建設方針,完成水利建設任務,周恩來說:“我們不能只求治標,一定要治本,要把幾條主要河流,如淮河、漢水、黃河、長江等修治好?!?949年到1952年是國民經濟恢復時期,國家的財政經濟十分困難。就是在這種困難的情況下,在周恩來領導下的國家政府,每年都增加水利建設經費。
  周恩來經常深入到水利工程第一線調查研究,與技術人員一起研究治水患的辦法。他曾經親自到治淮第一線與技術人員一起研究治淮方案;他冒著風雪嚴寒視察荊江大堤;他三到三門峽,在水庫工地上度過八個日夜;他親自勘選三峽壩址;他三次到十三陵水庫勞動,六次到密云水庫工地解決問題。北到東北,南到海南島,大部分水利工地都留下了周恩來的足跡。即使是在外地視察或者開其他重要會議,只要聽說有水利工程,他就要到現場看看。
  原任鐵道部部長的呂正操將軍回憶過這樣一件事:“1958年,黃河出現了百年不遇的大洪峰。7月17日夜,黃河鐵橋十一號橋墩被沖毀,京廣線受阻。周總理知道后,次日下午就帶著我們乘飛機趕到鄭州。在飛行途中,總理和我們談論到西晉時杜預曾在孟津架過浮橋。一下飛機,總理就叫人去圖書館查找有關資料,同時聽取匯報,了解實情。接著,又到大橋上視察,一直忙到夜間十一點半。為了盡快恢復南北運輸,總理不顧疲勞,又要求連夜召集群眾開會,動員搶修。這時,職工已經入睡,聽見鐘聲,都趕到宿舍球場。大家見總理精神抖擻地站在前面,情緒十分激動??偫碚f:‘歷史上一千多年以前能架浮橋,我們現在一定能夠架一座更加牢固的浮橋?!栒俅蠹耀I計獻策,同心同德,早日把橋修好。開會期間,下了一陣雨,有人要給總理打傘,他婉言謝絕了,一直冒雨把話講完。聽了總理的講話,群眾的熱情很高,會上提出了不少好的意見。經過十四晝夜奮戰,大橋很快修復了。8月5日下午,周總理再次來到大橋工地,同工人、戰士、社員會面”,“回到住地,又聽到濟南黃河鐵橋也出現了險情的消息,總理不顧勞累,次日又飛抵濟南視察”。
  周恩來在任期間,他的足跡遍及我國的江河,在他的領導下,每一個時期水利工作的方針任務,每一條大江大河的治理,都是他親自主持審定。

  

乐趣江苏麻将最新版 体彩天津11选5玩法 我有20万元如何理财 宁夏11选5任三最大遗漏多少期 好用的11选5软件手机版 亿源策略配资 快乐双彩昨天晚上开奖 单机游戏 赛车 源码pc蛋蛋 排名前十的股票配资平台 股票指数期货基础知识